母城记忆
当前页面:文史之窗 >> 母城记忆

重庆: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远东指挥中心

文∶杨耀健
2017-05-04  来源:区政协办  责任编辑:区政协办

重庆国民政府大楼

 

1943年10月,蒋介石会见蒙巴顿、史迪威等英美盟军将领

历史抉择  长期抗战
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军侵占东北,中日之战已不可避免,国民政府逐渐将国防中心转向西南腹地。

1935年3月,蒋介石由汉口飞抵重庆,他在演讲时称:“就四川地位而言,不仅是我们革命的一个重要地方,尤其是我们中华民族立国的根据地。”同年7月,蒋介石再次指出:“对倭应以长江以南与平汉线以西地区为主要线,而以川、黔、陕三省为核心,甘、滇为后方。”10月,蒋介石在成都讲演时又说:“四川在天时、地利、人文各方面,实在不愧为中国的首省,天然是民族复兴最好的根据地。”

由于重庆为西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经济中心,既有高山大川为屏障,又有西南、西北两大国际交通线为依托,与后方各省联系密切,可以长期支撑抗战,最终选定重庆为战时首都驻地。

上海失守,江南告急,国民政府作出了迁都决定。1937年11月12日,国防最高会议常务会议决定:“国民政府及中央党部迁重庆,军事委员会迁移地点,由委员长决定;其他各机关或迁重庆,或随军委会设办事处,或设于长沙以南之地点。”16日,政府各机关除最高长官暂留南京主持工作外,其余均转道武汉赴重庆。17日,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率直属的文官、主计、参军三处部分人员先乘军舰,后换专轮西上。20日,发布《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》。

海纳百川  众望所归

1937年11月26日上午,朝天门、小什字、都邮街、七星岗、两路口、大溪沟等主干道,都搭建起松柏五彩牌坊,悬挂“欢迎国民政府林主席”白底红字横幅。公共汽车车首插着小国旗,缀有彩花。11时,重庆行营总务处李处长等人先乘民生公司“民选”轮赴唐家沱恭迎。本市大中学校军训队、童子军及军警宪部队,先后齐集储奇门码头,从长江江畔起,延亘至三牌坊一带。12时过,各界头面人物700余人到江边,由宪兵第三团团长袁家佩点名整队。午后2点,行营主任贺国光、辛亥革命元老朱之洪、川康绥署代表王陵基、市长李宏锟、行营总参议夏斗寅、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、重庆大学校长胡庶华、教育学院院长高显鉴等人乘车而来,登上民生公司“民律”轮,驶往下游迎接。

因水浅,林森所乘“民风”轮不能直达储奇门码头,在驶近江北嘴时,海军军舰鸣礼炮21响致敬。“民风”轮在人和码头与“民律”轮相靠,恭请林森换船。林森登“民律”轮后,与贺国光、朱之洪、罗家伦晤谈。各报记者趁机采访。
3点过,“民律”轮停靠储奇门码头,军乐齐奏,林森缓步下船。他身着长袍,外披黑呢斗蓬,持黄色手杖,神色凝重。在检阅仪仗队后,他乘4103号专车入城,沿新丰街、打铜街、小墚子、都邮街、售珠市,出通远门前往上清寺。10万市民夹道欢迎,致使车行极缓,5时过才抵达李子坝,暂驻四川省主席刘湘公馆。

各院部随即陆续迁渝。国民政府及行政院,设在大溪沟高级工业中学,限期改造建筑。中央党部设上清花园;监察院、考试院设陶园;司法院、立法院设义林医院。
12月上旬,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率大本营由桂林飞抵重庆。中旬,中共南方局、八路军办事处到渝。各民主党派、各界社会名流,如海纳百川似地汇集重庆。各国大使馆、代办处、韩国临时政府纷纷迁来。

重庆从一座内陆城市,一跃而成为中国战时首都,成为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、各党各派参加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要政治活动舞台。从一座古老的军事要塞,一跃而成为中国抗战大后方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社会、外交中心。

中国战区   屹立远东

1941年12月7日,日本海空军突然袭击珍珠港,美国太平洋舰队遭受重大损失。8日,美、英对日宣战,11日,德、意对美宣战,太平洋战争爆发。12月9日,中国政府正式对日、德、意宣战。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于12月11日签订军事协议,组成轴心国同盟。于是,蒋介石也针对性提出结盟的倡议,建议美国、英国、苏联、中国、加拿大、新西兰、澳大利亚、荷兰等国加入,组成盟国阵营。随后,中方于12月23日在重庆召开联合军事会议,会议主题是研究东亚最有效的陆海军行动,目的是拟定对日全面反击的整个计划及组织机构。这次会议在中、英、美联合作战的道路上迈出坚实的第一步。

由于中国坚持抗日,吸引了百万日军,1942年1月,同盟国宣布蒋介石为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,担任中国、泰国、越南地区的指挥任务。蒋介石请求罗斯福派遣得力将领来中国战区担任参谋长,具体协调军事。同年3月,史迪威将军到重庆,在上清寺设立美军司令部,并电召驻昆明的美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来渝,与蒋介石面商大计。

在史迪威指挥下,中国远征军出兵10万,进入缅甸,与防守缅甸的英国军队协同作战。期间,中国将领与英军司令亚历山大、美军史迪威多次开会,体现出真诚的尊重与合作。

1942年7月,美国总统特使居里来重庆,称罗斯福决定提供100架运输机,保证每月通过“驼峰航线”向中国运送5000吨物资,标志着美国对中国战区日益重视。1943年10月,英国派东南亚战区盟军总司令蒙巴顿到重庆面见蒋介石。

与此同时,中国切实关心东亚各国抗日民族解放运动。如支持韩国临时政府成立光复军,支持越南革命同盟会,支持印度、缅甸、马来亚、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独立斗争。重庆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远东指挥中心。

(作者系重庆市文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)

渝中区政协 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和平路管家巷9号 联系电话:63845301

本网站版权归中共重庆市渝中区委办公室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所有